​第一届“长江文学奖”展示作品|小说|一梦|十果

​第一届“长江文学奖”展示作品|小说|一梦|十果插图

​第一届“长江文学奖”展示作品|小说|一梦|十果插图1

欢迎投稿   详情点上图   投稿邮箱:hrwxj06@sina.com

一梦

十果

这篇小说从首字首句至末句末字全是梦境,每一节都是梦境情境。

随一束绚丽的光芒,我飞临一座城市上空,但见立交桥上车流如潮,一幢幢扁形摩天大厦高高耸立。心想于此城玩一回倒挺不错,这里一定能展开我一段未知的旅程,也许能让我明白许多困扰我的问题,便停落于一个十字街中间。所有小车四面停歇,只见人流鱼贯而行。俊美的自己眼睛含有一丝淡淡忧郁与迷惘,面对缤纷不知该往何处行走。此时一位姑娘朝我走来,介绍自己是一名郊区中学老师,名叫李欣。她身段颀长长发飘飘,皮肤黑黑的,眼睛却大大的,一位黑里俏女孩。

和你做个游戏!两绺瀑发泻下遮盖了眼,她将之一甩至后霸道地说:

游戏……什么游戏?很好奇。

竞爱游戏!把你复印两个,你俩在一年内为我的爱情竞争。谁失败谁淘汰出局,谁成功我就敲定做他的女朋友。

我想这游戏无聊,好象电视里无聊的娱乐节目,却为何能让不少人兴奋。正想拒绝,见我犹豫,她大声道:

知道你不敢!再说这游戏,能体现出人的价值,不勇敢、不敢赌。

好吧……参加,能不能不叫游戏,叫比赛好吗。不想被人想成懦夫,也许她说话没错,能比出自我价值有多大哩。

哇,就叫竞爱比赛!她兴奋地一只手高高举起,想打我一下,手抡到半空却扔下来。

车辆开始匆匆前行,好几只鸟儿在天空翻飞,好象也来凑热闹。

李欣知我姓名后带我来到附近一家打字复印店,叫我钻进一个竖式机器里。憋闷一会一阵嗞嗞响后,老板开门让我出来,发现一个与自己一模一样的人儿,只是他是一个黑色衣裤人,是因为老板把我白色长衫与休闲裤调色成黑色后复印的结果,而我仍然是白色衣裤人。她把黑色衣裤人命名为汪杰,让我俩互相认识后,要求两人永远黑与白不能换装。

她带出咱俩,郑重宣布:

你们在一年内为得到我的爱情而竞赛,谁成功谁胜出,谁失败谁自然下去,有没有信心?

有信心。我俩齐声回答。

她突兀做出要拥抱我俩的亲昵动作,我慌了,遂闪过去。现在女孩怎么啦,这么胆大奇特,让人恐怖;汪杰顺势往她身上靠,李欣却闪开。这个色鬼,男人脸让你丢尽,怪不得男人让女人瞧不起。

不过你们一定要做朋友,谁把对方当情敌,就开除谁,不喜欢小气的男生。

就这么比好了,我也不想刻意去争取,因为我开始对这场竞赛的意义失去了信心,或者说对汪杰和李欣失去了信心,但不好临阵脱逃,那样真要被李欣骂成懦夫了,再说反正来此城也无事可做。

能为你这样美丽公主竞爱,是我的荣幸,可你不能单独和清泉在一起。

这个放心,为做到公开、公平,我决不会隐瞒一方,去和另一方约会。祝你们成功!88。她笑靥如花.

不知怎么我俩现在是为民服务中心副主任,主任吩咐去督查为民服务窗口工作情况。

在为民服务窗口,几个人围在橱窗前往里瞪眼。

一位妇女收回目光嘀咕:这叫什么工作作风,上班时间在电脑上打牌……

我要办事。一个男人扬扬手中纸张嚷道。

没看见我在有事!里面女办事员没好气。

你明明在电脑上玩游戏呀。一个小伙反驳。

那怎么的?!我正忙着。

我靠侧从外抬眼望去,瞥见对面墙壁文明办事挂牌上赫然印着:禁止串岗、禁玩游戏。再看女办事员确实在电脑上玩牌。

这么这样子,真的没有一点负责精神,没有一点工作纪律。我生气,敲上方玻璃:

唉,同志,你工作时间违反规章制度。

不能等下!办事员居然就是李欣,她不是教师吗?我正惊奇纳闷。

不要焦急,不就等一会儿,就一会儿,一会儿算什么。汪杰对群众如是说,然后也敲敲窗对李欣谄媚笑:我叫他们等会,这有什么好急的,你说对吧。

​第一届“长江文学奖”展示作品|小说|一梦|十果插图2

这个没有原则的爱拍马屁的家伙,让我很反感。

我更生气了,再次敲窗:我俩是你的副主任,工作时间怎么能玩游戏呢?

她惊一惊,但马上镇定地关掉游戏窗口,端起杯子呷一口茶,冷笑道:

这儿的主任是我舅!

我早知道了,清泉老弟。汪杰右肩耸左肩陷后左肩耸右肩陷各一下,头晃晃低声笑对我。

有人了不起呀,有人就可以无法无天吗,我就不信这个邪。

我要建议你舅舅处理……我不自觉地右手五指伸开,按向柜台上。

不知怎么,几位群众没有了,李欣却站在我俩面前哈哈大笑:

今天情形是我设计的,看你俩表现。

想打退堂鼓,心想李欣这鬼丫头不知又会玩什么花样,让人受不了,果然来了。

想一夜,想出一个最有意思的事,哈哈。

汪杰伸出大拇指举着直晃,O着嘴:李欣大智大慧,事情一定精彩无比。

对,我要让你俩PK擂台赛。

比武打架吗,我甘拜下风,我退出。

她眼乌一下,骂我浅薄,随后宣告要在奋飞广场布置擂台,让我俩坐台中征婚,看谁成功率高。

看她能玩出什么花样,奉陪到底。

奋飞广场风和日丽佳丽云集,不远的喷泉白沫乱飞,楼宇却沉默着。李欣让我俩各自先作一通征婚演讲。汪杰先说,口若悬河标榜自我如何优秀成功。我对他的口才佩服得五体投地,这样的人真是有才呀,这个汪杰还有谁比我了解你吗。汪言毕,欣叫我站起演说。站立竟不知从何说起,本想老实交待并不出色的人生经历,听后汪激情飞扬的报告,反而颇觉窘丑了。欣催促下,我振作精神,心地无私天地宽啊,平实介绍了自己。

不久,擂台下佳丽们嘁嘁喳喳议论,主持人李欣拿话筒大声说话:

美女们,美女们,大家静一下,大家静一下,那边不要再说话。台上的两位先生,谁看中就上台来,与你心仪的他到后面房间叙一叙,美女愿意了,出来后到我这儿登记,并说明是为清泉还是为汪杰登记的……听清楚没有,嗳,从这边一个一个上来,对,从这儿。

擂台赛一直摆到夕阳西沉,当我俩从后房走出,汪迫不及待问欣情况,她诡秘一笑:我数了一下,有三十一位佳丽找你谈话,而只有八位找清泉谈话,之于谁的登记人数多,暂不宣布!

我揉搓双手,用一只手去捏揉自己耳垂,料定这次又输败。败了就败了,如此pk,胜出又有何意义;现实中有诸多暗箱操作的东西,不过这比它们好多了,起码没有鬼。

明朗白昼渐渐消遁,空气渐显烦闷,绯红的霞光隐隐幻灭,暮霭一圈圈苦涩地飞舞,一道荧荧的灯光射过来,照亮我晶亮忧郁的睛子。

李欣下载几个QQ网友叫我俩去交往。

Q友甲:汪杰这套衣服时尚。原来汪杰借一套名牌套在黑色衣裤上,说如此有面子。

Q友乙:呵,汪杰大哥交际能力特棒哇!原来汪杰呼朋唤友、喝酒吹牛、打牌打麻将,见人很远便招呼恭维,送贺各种婚嫁乔迁生子开业等等活动。

Q友丙:汪杰是个难得的人才,人才一个。原来他会呵人(呵,梦境方言,拍马之意)。

众Q友同声:清泉是怪人,成天躲家中不知干什么。

我不愿意那样,要把宝贵时间用在有意义事情上,为何现在人都喜欢这样呀,不这样不行吗;我一直搞不明白,为何这种人在当下很吃香,或者说混的反而好些;还有一个原因,除了我自己,没有人能够理解,谁都可批评我,谁也不知道我在人前所忍受的一些感触:我无能去说违心的话,做违心的事,却常常有机会反省自我的行为,让我离合群更远了。表面光鲜亲近,最遥远的距离却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呵.

我正在写一本关于美学方面的书,但这些朋友来找我帮忙却尽力帮助。

清泉老弟,人就要这样,假如有天要用得着别人的地方,这叫立身处世,这是成人规则。汪杰抬起下巴,右边嘴角慢慢吊上去。

那夜,李欣叫我俩陪同去应酬一个享受聚会。汪说愿为她效劳,我惦记那本美学书,无谓的应酬不如回家写作,如此人生才有价值啊!

有汪杰陪你去,今晚有点事我就不去啦,不好意思。

欣跺脚叫道:清泉,你给我记住!

她把汪杰拉扯得伸伸屈屈,拿上缩短的他生气地走了。

我看见中天月亮孤单挂在那儿,没有星星的陪伴。

我很惊奇,在大街上看见欣居然与汪一道匆匆穿越人流,拐进一个胡同,欣手里还拎些水果。遂打手机过去,她只说在街道办事便挂断。想当面问一问,好一会街面突然变换成茶屋,我直接说:

我看见你和汪杰单独一道的。

她惊一下,但马上镇静,用惯常口气:怎么?想不通,知道你小鸡肚肠。

你说过公开、公平……

是!放心,我是那种人?你不是在写书?不想占用你时间。汪杰带我去托人,要把我从郊区中学调市区中学上班。

事情办得怎样啦?

她将精致小挎包拉开,两手提着底子,哗啦往桌面一倒,将所有物尽都倒出来,寻出小镜和口红,对镜只顾涂起唇膏。任我怎么问,她就是不说。无力地倚向桌椅,忧伤灯光粗暴地抚摸我。

​第一届“长江文学奖”展示作品|小说|一梦|十果插图3

她霍地立起身,坐我身边。心突突突跳动,这个小妮子,什么怪事都做得出,吃不消,我不说再见夺门而逃。

不知怎的,李欣又变成汪杰,于我身边跟随。汪张大口花言巧语,也不知他说些什么。

李欣告诉我俩真相:她家中只有母女相依,母亲体弱有病,如能调市区第二中学离家近,更能照顾到母亲。两人都责备她不早说,我也决心尽力帮她。

替欣打份报告,说明她请求调动之因及愿望之切,去找教育局傅局长。傅局仔细看完,郑重地说:你们做朋友的都这么热心……你放心,我们会尽快研究。

一退出,汪杰就急匆匆推门进去,竟然没注意我。不知怎么,我却能透视墙壁见闻——

是你啊。原来傅局认识他,断定上次汪、欣一道带水果去的就是傅家。

您局长大人,百忙中还记得小辈,您真是一位好领导……他O嘴,眼放大,点头。

汪奉承一番后便从内衣袋中掏出一沓钱放于桌面,傅霍然站起,严厉道:这是干什么?这是干什么?拿回去!

汪杰一转身开门跑走了。

汪杰真有一套,这就叫能力啊,不佩服不行呀,我都感觉自卑了。

虽然李欣这丫头有点出格,但这些时间相处,我对她渐渐产生了感情。我想:因了她,我在满饮青春的醇酒,在爱情的期盼中度过了清晨;也因了她,我认识了人生这玩艺,好象生命只是自己的玩品。这些日子委实弄疼我了,这位靓丽女孩仿佛天空里一片云,已经投影在我的波心。

李欣请我俩吃饭,边吃边聊:

你俩的表现,谁优谁劣我很清楚。要警告你们的是,最关键时刻已到。你们前面做的再好,如果事业上很失败,可能仍会被我叭嗞掉。听明白!我最看重男人事业,OK!

汪杰父母拿钱替之开一家公司,他坐小车进酒店去舞厅,前呼后拥,碰见我举手把五指张开,在我面前直晃直晃的:你看看我,看看我,混得多好,多风光。

那边似乎红红火火,这边却是大不动手。李欣风风火火赶至我卧室:这段时间没图像没声音,你在干什么?!居然大不动手,汪杰都开公司!

你怎不打电话给我呀。我有点沮丧。

你还说!没看见象你这样男生,恨不得把你踢出局。

她伸出两手指,在我脸前指着不动。

再迟迟不动,我就……这是黄牌警告!

她手指震动了一下,急忙将手缩回去。

说实话,我很想在学术方面做出成就,可那本书,唉,只写了一半已写不下去……反正,前面四方面我都失败了呀,何况现在事业。我嘴角抽动两下,不自觉地用右手去一个个抚摸左手手指指背.

我感到自己人生的失败,我开始反思自己的能力,和汪杰相比,是否真的不行;如今谁都认为汪杰的那一套确实是才能;我有种要永失李欣的揪疼之感,好象永远失去心灵的一部分一样,我能感觉出李欣还是喜欢我的,不然她今天就不会来。

夕阳红彤彤挂在楼宇上,格外耀眼,象是回光返照,屋内有点闷热。

我无力地倒向靠椅,事业不见成功和爱情即将惨败,人生似乎失去了意义。

欣竟然不言语,动作爽利地替我整理好零乱衣被,将满烟缸倒后洗净,然后走至我身旁推开窗框,伸过一只手一把抱着我的头,另一只手揉搓我的发,闻到女孩酥胸春天花朵一般的芳香。

打起精神,我不喜欢懦夫。大笨蛋,让你看看真相。顺她手指方向,白色墙壁上现出逝去的情形:

在为民服务窗口,我做法得到李欣赞许……

那次征婚打擂,虽然只有八位找我谈话,她们说我诚恳,有六位登记愿与我联系;汪杰演讲做得好,可佳丽找汪叙后,发现汪泡(梦境方言,虚浮之意),只有三位出来后为汪登记……

在交友上,汪杰与别人建立的是利用关系,最后没有真朋友;因我善良诚实肯真心帮人,后来人家了解我后,我变得人缘好……

欣已调市区中学上班,明天报到,这也是我的功劳——傅局长后来把钱退给汪杰并严词批评他;傅局说是我告诉真相,他们才将她调市区二中的……

答应我,不要让我为难,在最关键事业上去取得成功,相信你是勇士!

她拉起我手,首次温柔地凝望,并用拇指在我手心轻轻按六下,温热着我的心,她做出决定:一年的最后三个月看汪公司经营状况,隐瞒汪却给我半年时间看能否写出那本有价值的书,而三个月和半年时间同时结束,即12月31日24时这时点上重合。

12月31日24时,那是最后评判的时刻。

我很感激李欣,她给了我人生和爱情的信心,我要用最后的努力去争取得到她.

一阵清爽的微风吹来,我深深吸一口,沁入心脾。

12月31日敌不过历史的车轮被迫来临,我当天收到光荣与梦想出版社通知,说作品有价值,已启动学术基金出版。晚上三人相约来到蓝岛咖啡店,包厢的墙壁装潢的古色古香。时钟一秒秒滴滴答答声落在心田上,湿润而疼痛。倒计时60、59、58、57、56……认为李欣选择我的可能性很大——汪杰开公司因不钻营又成天吃喝玩乐,公司效益亏损——但我攥于手中的出版通知依然不断抖动,纸页象被风吹扬的残剩叶,孤零零一颤一颤的,挂在那里就是不飘向大地。汪杰不安地在包间走来走去,李欣坐那里脸色有着从未有过的忧伤。

她反复用手机播放那首优美而伤感的女声独唱:

我在选择中长大,

我在选择中痴迷:

我的爱在无助中奔跑.

我的心在流泪中放弃;

……

24时终于敲响,她霍地站起闭眼大叫:

我选择两人,做两人女朋友!

我惊呆了,张开口半天合不拢,手中通知书终于飘落。汪杰也愣了,然后用手摸摸她前额,O着嘴:妹妹,你好可爱哟。

你们都是懦夫!她很气地拉开门走出,砰门关上了。

这时壁灯变成她母亲,一边揩泪一边说:这孩子不懂事,你们做好朋友的……替我劝劝她……唉……说完她妈隐去了。

李欣怎么这样,老弟,你看看,你看看,她怎么这样,耍我们啊!

平时我对她的了解,她应该不是这种人,也许有什么原因吧。我看她今天有些烦燥,她妈也有心思的……我思索着,身慢慢下深,欲拔不能,发现陷进软地:原来是李欣的情场。

感觉李欣的选择一定事出有因并非简单,可她一直躲我俩,手机也不接听。因书出版引起一些轰动,为更广传播学术,才应邀去各地参加演讲和研讨会,没有时间,仅碰遇李欣一面,她也是支吾跑走。我想等这段时间忙好后,要找李欣好好谈一次。四个多月过去,汪杰还不改改,公司仍然亏损,一次气喘吁吁找到我:

清泉老弟,你上去了,上去了,见你真难得……怪事、怪事……李欣……老弟,肚子、肚子。

汪十指交叉握着,拱起在肚前比划,手心不断向外一翻一翻的。

她怎么啦?生病吗?

她怀孕了……前段时间我去过几次她家……可我刚才见到她,你猜怎么着,发现她怀孕,请病假躲在家里。

​第一届“长江文学奖”展示作品|小说|一梦|十果插图4

你们怎么都神经兮兮的。我不相信。

老弟,骗你我出门马上被车撞死,可她就是不提怀孕半点事……我也没看见她男人。

这,这是怎么回事呀,不会吧,李欣不是说还是处女吗,怎么这么快,怀孕了?肯定是汪杰这泡货搞错了。

李欣忽然变出呈现我俩眼前,穿单衣的她已能看出有身孕:

满足你们好奇心,省得疑神疑鬼。

至此才知道,那位教育局傅局长,人正派心好,分文不图帮她调市二中。她喜欢这种人,几番主动约他,他也是男人,禁不起她热情,她主动想不到一次就怀孕了。她所以说做我们两人女友,是不想让我俩太失望又能让我俩放弃,不想连累别人。母亲拗不过她,她想把孩子生下好好抚养成人。此事叫我俩严格保密,我俩承诺答应。

你们选择!

那……傅局长知道了吗?

不会让他知道,我说过不破坏他家庭。

妹妹,事情总有好的结果,好的结果。汪又O着嘴,走过去拍拍欣的头。

我想这不是一件小事,真的需要好好想一下。我是喜欢李欣,但还末从此事中完全醒悟过来,也没有心理准备。让我再考虑一些时候,我想那结果恐怕是娶她,只是我需要时间;我很自责不安,自己是否自私虚伪,遇见这样超出我想象的爱情,却犹豫不前,却将心爱之人拒之门外, 要我马上做决定是困难的;想起屠格涅夫的小说<<阿霞>>,我就是那里面的懦夫,好在我还有机会,那里面的男主人却没有了。

我拉起她手摩挲着,我不好说什么。

只是试探你们,我说过不想连累别人。欣伤心顿脚,呼猛地飞出去,越飞越远,彻底消失了。

清泉老弟,我们要马上找到她。竞爱的五个方面你都赢了,她应该做你女朋友;我虽然都输了,但我不要孕妇,丢人,老弟。我的钱比你多,就是把公司卖了还一些债,也还有二十几万,钱仍比你多。我随便就能娶到小姑娘,对吧。他幸灾乐祸似的。

李欣这丫头片子不会就此玩失踪,她妈还在家哩。如果真的马上叫我娶她,我有点为难,但是不这样,是不是觉得我这人很自私虚伪……晚上她才接我电话,说声没事便挂断。

又忙一阵,我也一直在想娶李欣的事,心灵也已过了准备期。那次买上水果去看李欣母女,心想她肚子一定很大了,体弱多病的她妈是否照顾得过来,我能帮她俩就好咧。我要和李欣好好谈一谈,并说出要娶她的决定。在欣所住那幢楼下,停几辆红色轿车,是谁家办喜事。她家住三楼,我绕过震耳鞭炮声,待走近楼洞时又一次呆了。烟雾氤氲中,朝首辆轿车走去的是挺着大肚子的新娘李欣,新郎汪杰一手搀抱她一手搀扶她体弱多病的母亲,李欣却一反常态用纸巾一遍遍去擦拭眼睛。

我怔怔呆立那儿,幡然醒悟。手中水果袋掉于地,红富士苹果便向四方滚落。我想竞爱成功的自己完全可以果断娶李欣,竞爱失败的汪杰完全可以不娶孕妇。我永失吾爱,后悔已迟,也许是终生的遗憾,这才是真正的失败的人生。我的心一阵阵痉挛,不得不蹲下身去。

什么是真情与虚伪?什么是善良与丑恶?什么是正派与世故?什么是奉献与自私?什么是社会经验与会做人?维系人际关系的到底是什么?怎样才能体现出生命价值?什么样生活才真的有充实?什么样一生才真的有意义?……这所有问题,一齐朝我飞奔而来,逼迫头脑似乎要一点点破裂,碎片好像那些烟花四溅的纸片,不知将飘飞何方。

我看见自己前后被什么挤得越来越扁,变成一张薄纸,粘于墙——成败、得失、人性……仿佛都颠倒了,看不透的自己、看不透的别人、看不透的爱情,看不透的人生,看不透的一切。

天空渐渐显露草绿色,开起众多淡黄的花朵;和风吹来飘散李欣的长发、淹没汪杰的脸;透过楼宇的空隙望去,东方有一个大的蓝色水晶球在缓缓旋转,闪烁温馨的光芒……


作者简介:十果,原名程剑,男,72年生,安徽泾县人。92年开始在《人民文学》、《清明》、《鸭绿江》、《散文百家》等报刊和网站发表作品并多次获奖;作品入选《六十年优秀文学精品荟萃》、《中华散文精粹》、《青春诗选》、《新诗人2000年度最佳诗选》等选集;入选比投百强中国文学艺术名家影响力综合榜;世界华人作协会员、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。

华人文学

《华人文学》文学类杂志,双月刊。不唯名家,但求名篇。不唯作家,但求名文。不拘篇幅,唯求美文。不唯形式,文道并重。古今兼收,以近为重。主要刊登小说、散文、诗歌、书画原创作品等文体,面向全球各界征稿。

华人文学》杂志征稿稿邮箱:hrwx16@sina.com


长江文学编辑信号:dz88619

​第一届“长江文学奖”展示作品|小说|一梦|十果插图5

发表评论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